忍者ブログ

短い人生

“房奴”怎麽反倒成了既得利益集團了


縱然城市居民獲得了一些“漲價”利益,也是“泡沫”,就居住而言,沒有任何價值、任何意義。

房產稅

在10日舉行的2017網易經濟學家年會夏季論壇上,中房集團理事長孟曉蘇表示,為什麽房產稅征了那麽多年難推呢?減稅容易加稅難,上屆國務院說取消農業稅,全民歡呼,說到加一個稅,誰都不願意,當年加個人所得稅多不容易呀,現在好不容易大家接受了,說再加一個房產稅,我們過去的製度幾乎把所有的城市居民都營造成了既得利益集團,他們就會反對這個房產稅。

房產稅該不該征,確實爭議很大,支持者很多,反對者也不少。但是,把城市居民說成既得利益集團,從而反對征收房產稅,有點不太妥當。如果是既得利益集團的成員,就不可能對房價那麽敏感,不可能對房價越來越高表示憤怒,更不可能成為“房奴”。正是因為不是既得利益集團的成員,才痛恨房價上漲,才會為了一套麵積並不大的住房當上“房奴”。

事實上,對絕大多數城市居民來說,窮盡所有再加上負債買上一套住房,從房價上漲的角度來看,可能是“賺”了。因為房價上漲了,而且上漲的幅度很大。很多當初隻花了現在幾分之一的錢買的房子,都漲成“高大上”、“白富美”了。可是,從使用價值的角度來分析,並沒有因為房價的上漲而出現任何變化。所謂的大幅增值,更多的是泡沫,是心理安慰,是自我陶醉。更何況,他們還有很多的房貸沒還,還要在“房奴”的道路上繼續走下去。隻有那些擁有多套住房的人,才是真正的增值、真正的賺錢、真正的享受。

這也意味著,對絕大多數城市居民來說,所謂的既得利益,隻是在房價上漲中被泡沫化、虛擬化了。把他們稱為既得利益集團的一員,實在是高看他們、高估他們了。撐死了,他們隻能算是房價泡沫下的既得利益者,而不是既得利益集團成員。既得利益集團成員,必須是那些在房地產市場放開、房價大幅上漲中獲得巨額利益者。

<img
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